kagari

我从来就不会站在正义的一边。

[维赛]Seckor on ice!

就算他维赛吧⋯⋯写到最后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,这是觉得你们两个人怎么还不在一起啊!!!!
ooc有吧(雾)
看Yuri on ice有感。
文力退化
以及祝时之歌一周年庆,还有我自己的生日,都快乐啦~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赛科尔是个看见新鲜事物就想去尝试一下的那种人,维鲁特也是知道的。

这不,这两天赛科尔看了部番,滑冰的,还是真冰的那种,他觉得很有趣的样子,便拉着维鲁特想一起去滑冰。

但是⋯⋯

“赛科尔,你连旱冰都不会,滑什么冰刀?”维鲁特表示,想什么呢?“本少爷我才不管!!!你教我好了!!!我就要去滑!!!”赛科尔嘟着嘴,很无理取闹地在床上翻滚。“但是赛科尔,我也不会。”“卧槽!国民男神连滑冰都不会?哈哈哈哈!这个笑话我可以笑一年!!”赛科尔笑了好一会,突然察觉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“等等,那谁陪我去啊!”“你还是不死心吗?”
“没事没事,咱们一起慢慢学好啦。”“⋯⋯”

那一周的休息日,赛科尔起的很早,而且盯着日历看半天,维鲁特搞不懂这家伙又抽什么疯,“维鲁特我们去滑冰吧!”“不是说了,你我都不会,就不要去了。”维鲁特套上了一件毛衣,很明显,冬天来了。“我会的!!不信我们去试试就知道了!!”“你会?”“嗯⋯⋯”赛科尔顿了一下,“会!”维鲁特觉得自己好像就是拗不过他,只好妥协。

“外面果然好冷⋯⋯”赛科尔流着鼻涕,把手往口袋里又伸了伸,维鲁特见状就把围巾取下来套在他脖子上,“叫你出门不好好看天气预报。冻死活该。”“诶?”赛科尔明显没搞清楚状况(这家伙想干嘛?一会说我活该冻死,一边又把围巾给我?)

乘了地铁又换了公交车,再走了几步路,总算到了滑冰场。“哇!果然好赞!!和电视上一模一样!!”“冰场里,人好少⋯⋯”
“没有人会像你一样没事在大冬天里滑冰的。”“啊?谁说没有的!你不就是么?”好吧好吧,算维鲁特拿他没招。
“两双冰鞋。”“好,给。”
“穿上。”“啊?哦,那个⋯”赛科尔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,“又怎么了?”“本⋯本少不会穿这个鞋⋯”说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。好吧,谁叫维鲁特拿他没办法呢?(十分钟后⋯⋯)“啊!维鲁特你也不会穿啊!哈哈哈哈!”赛科尔又在那里嘲讽维鲁特,“闭嘴。”不远处的管理员小姐好像发现了什么,走了过来。“请问,是第一次来滑冰吗?”“额,是的。”“这双鞋吧,不是这么穿的,我来帮您好了。”“嗯,好。”穿双鞋搞那么久,真是麻烦。不过看着赛科尔满脸的期待,觉得这个周末陪他一起来滑冰还,不错?
刚走进冰场“砰!”赛科尔直接跌了一个跟头,“啊啊!好痛!啊,气死本大爷了!”“你乖乖扶着栏杆走就不会摔得这么惨了,而且,刚才谁跟我说会滑冰的?”赛科尔嘴里不知道嘟囔着什么,但也还算乖乖扶着栏杆走了。
维鲁特虽说不太会滑冰,但通过“学习”某人的姿势也至少能不需要栏杆了。过了大概半个小时?“啊嘁!好冷啊!维鲁特!咱们回去吧!”赛科尔搓着两被冻得通红的手,“不是你说要来的吗?”维鲁特看着赛科尔通通红的脸颊,突然觉得他长的还有几分帅气(雾),维鲁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个,不会是⋯“呐!维鲁特!你愣了好久了!想什么呢?哦对了!我晚上想吃火锅!!”赛科尔凑近了维鲁特,“喂喂!你听见没有啊?本少爷想吃⋯”“听见了。”维鲁特打断了赛科尔,哈?这家伙想什么啊?“你,会滑冰了?”赛科尔突然发现维鲁特好像不需要栏杆了,“算吧。”赛科尔露出了他那邪魅一笑,然后推了维鲁特一把,“!!砰!”摔倒在冰面上,这声音响度和赛科尔有的一拼。“赛科尔!!”因为刚刚摔了一跤,脸上还沾了些许冰渣,说话时还在往下掉,嗯,挺搞笑。“哈哈哈哈!维鲁特!!哈哈哈!”两人就这么你追我赶,不安定。
突然,有个熊孩纸貌似失控了,冲向了赛科尔,“啊啊!要撞上啦!!!”维鲁特见状马上冲了上去想要拉住赛科尔,不料赛科尔直接扑在自己身上,“唔⋯”“唔。”(同时)赛科尔的脸瞬间通红,然后一把推开维鲁特“你想干什么!!!”赛科尔红着脸,(好可爱!)“我什么也没干,相反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?嗯?”维鲁特用那种挑衅的语气说着这番话,“哈?肯定是滑冰啦!!再加上天气这么冷!脸肯定红啊!”“(微笑)”然后赛科尔就滑走了,但经历了这次摔倒,赛科尔奇迹一般学会了滑冰,“维鲁特!本少爷我会滑冰啦!哈哈哈!果然啊,本少爷就是这么聪明!”⋯⋯

回去的路上,赛科尔全程没睁开过眼,早上玩太累了,到了晚上就精力不足了么?不过也没关系。随后在赛科尔额头上烙下一个明明很凉,却又很暖的一个吻,“生日快乐,赛科尔,今年成年了呢。”维鲁特握紧了拿在手里的盒子,那是赛科尔从小就最期盼的——生日蛋糕啊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嗯⋯⋯生日快乐!!有生之年的文。

最近开始拍视频了,争取在b站上做个小小up主,(ID名是 不戴眼镜的眼镜君)这个是我朋友的,视频都在她的这个号上,(ID Lincekk这个是我的)谢谢大家支持一下。

我们俩是专注作死二十年,不对十五年,谢谢大家ヾ(≧∪≦*)ノ〃

「南国组无差」轮回游戏3

上次太烂了,重写了一篇
一边看羽毛球比赛一边写文⋯⋯
上海这两天热死了,40度,然而还要出门补课〒▽〒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赛赛的爸爸还真是一出场就领便当啊⋯⋯
少写了一点,明天补。



Day 15
蓝色的⋯⋯不,是深蓝⋯⋯深海的代表色。“是父亲吗?”赛科尔的语调一下子降了下去,表情也不一样了。“赛科尔⋯⋯”“你为什么要杀维鲁特?!你知道他死后我有多伤心吗?”此时面无表情的赛科尔显得很可怕,一般人要是一反常态的话,那就说明你触及了他的底线,“爸爸也是为了你!我看到你很伤心,爸爸也心疼啊!!但⋯⋯”“我从没想过是你!既然是你想杀了维鲁特,那么,我把你杀了,维鲁特就能活下来了吧。”此时的赛科尔表情十分诡异。
“你要杀了你父亲吗?”
“你真的确定?”
“说不定他真的是为了你好。”
“你很啰嗦,”赛科尔又一次紧紧握住了手里的剑,“我决定了的事没有任何人能来插足!”

时间:下午4:05分 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。


Day 16
通关⋯⋯
“杀害自己父亲的感觉很不好吧?”“还要你说。”“哦?那你刚才别杀不就好了?”“我没有别的选择。”“过关的方法不止一个啊。”“你耍我。”
赛科尔松开了一直紧握的拳头,算了⋯⋯
这只是游戏而已。

恐怕没这么简单。
“未来已经被你改变了哟,赛科尔。游戏人生也许已经结束了,但也要合理面对现实啊!”

时间:下午4:07 游戏通关。

Day 17
熙熙攘攘的街道,额⋯⋯我回来了?赛科尔穿了衣服就跑了出去,啊,这里的杂货店,没错,这个菲莉阿姨家的鲜花店,没错,我记得再往前就是维鲁特家了,当赛科尔看到那片花园和那棵依旧茂盛的杏树时,他真的超迫不及待的,超级想要赶快敲开维鲁特家的家门去找他的!
“呐!维鲁特!!!我们一起去海边逛逛好不好?维鲁特!”赛科尔挂着笑容,手咚咚咚敲个不停,“诶呀,是赛科尔来了。”克洛诺家的管家帮他打开了门,赛科尔一秒钟都不想耽误,直接冲向维鲁特,一把抱住了他,“我好想你啊!维鲁特,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?真的,超级想你啊!”维鲁特意外地没有推开赛科尔,而是任由他抱着,手想要去抚摸他的头,但却又犹豫了,最后还是放下了手,“怎么了?才一天不见就这么想我?”“想!”
“维鲁特,我觉得我昨天晚上做了个很可怕的梦。”“⋯⋯”“我梦到你被我爸爸杀了,那时我们都只有十岁,啊,是我十岁,你九岁的样子,后来时间就一直倒退啊,我就⋯⋯”维鲁特觉得赛科尔脸色不太对,一下子就沉了下去,“你就怎么了?”“我就亲手杀了我爸。”“⋯⋯”两个人都沉默了许久,“不过是个梦而已。”赛科尔抬起了头,“真的是梦而已吗?那个感觉是那么的真实⋯⋯”“别怕,我不是在这吗?”

Day 18
玩了一天,甚至连晚上也在维鲁特家过了。
早上赛科尔向维鲁特他们告别后就离开了。
“那不过是梦嘛,那么在意干嘛?”
回家后,他习惯性的问了他妈一句:“妈,我爸呢?我看他不在阳台啊。”“赛科尔⋯⋯你忘了吗?爸爸在你十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呀。”等等!我十岁的时候,意思是,那个游戏没有说错,那场游戏也是真的,因为没有杀成维鲁特,搭进了自己的命吗?所以说这是用他爸的生命换回了维鲁特。
“原来如此⋯⋯”我好像明白了。这简单来说,就是我穿越了,然后又回来了。
但,赛科尔并没有多伤心,因为父亲对他来说并没有多么重要,甚至在他童年时更是留下了不怎么美好的回忆,他痛恨自己的父亲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「去他妈的过去未来,做自己就好!」
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突然想到的。


谢谢

第一次在b站投视频,有点紧张,希望大家能捧个场(///ω///)「av5416669」是关于最难喝饮料的top5的视频。

希望大家能看看,投个币什么的,谢谢(///ω///)





就不打tag了,没意义。

「南国组无差」轮回游戏

这两天玩吉他很过瘾,都忘记写文这回事了⋯⋯
忘记上文的,可以戳头像,手机不知道怎么放链接。
这次写得比上次烂。


Day 8

"⋯⋯"沉默。他们怎么不说话了?“恭喜你通过第一关。”这时他的父母突然开了口,但说出来的话就像机器人一般没有情感。“第一关?what?!你当这tm是玩游戏啊!”赛科尔还没有搞清楚状况,就冲着他们大吼道,“对,这就是游戏,名为「轮回游戏」。”“轮回⋯⋯不会吧⋯⋯”赛科尔被突如其来的超大信息量给吓到了。“那,我是不是可以通过这个游戏,救回维鲁特?!”“现在你就是玩家如何才能达成完美结局,只有你最清楚。”
⋯⋯

时间:晚上6:00分 第一关 通过

Day 9

“!!”赛科尔一惊,什么鬼⋯⋯
这是一条街道,一条赛科尔熟悉不过再熟悉的街道。一辆辆电车飞驰而过。
是以前,小时候待过的地方,以前和维鲁特一起玩的地方。赛科尔又想起上一关中,外公外婆的葬礼这回事,他想起来了,这是他13岁那年,维鲁特去世的那一天,因为事情是倒叙,他起初还没能发现,现在他明白了。
但,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
时间:下午3:35分 回忆 维鲁特去世的那天

Day 10
眼前一晃,一阵白光,他又回来了,飞驰的电车,一辆辆掠过。赛科尔根据记忆回到了以前他家的位置。
嗯,的确,还是这样,这棵杏树依旧开得茂盛,不对,这就是以前,但这棵杏树,在维鲁特死后他就亲手把它砍了。
那里,是维鲁特吧,他就在那棵树的树荫下坐着,安静地看着书,总觉得少了什么⋯⋯
就在此刻,一把利刃突然间刺穿了赛科尔的胸膛,一瞬间就咳出了血,在他觉得自己快要死的时候,看见维鲁特,就,倒在他的面前。
时间:下午3:39分 赛科尔死亡 维鲁特死亡


Day 11

我刚刚那是死了?哈?赛科尔不太能理解,不过还是同样的场景,同样的地方,噢,杏树,不对,如果和刚才一样的话,我岂不是又会死掉?
不,这可不行,维鲁特⋯⋯对了,维鲁特呢?他应该还在那里看书吧,我得带他离开这儿。
背后闪过黑影,手拿利刃,赛科尔本能的闪过了攻击,随后便一拳挥过去,打中了⋯⋯他与黑衣刺客纠缠了一会儿,不过,打斗的动静已经传到维鲁特哪儿去了,他自然跑了,但他会跑去哪,这赛科尔可就不知道了⋯⋯
刺穿。


时间:下午3:57分 赛科尔死亡,维鲁特逃跑


Day 12

哇!又活过来了!我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啊!等等,我干嘛要吐槽自己,走走走,救维鲁特去啊!
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
“嘿!维鲁特⋯⋯”赛科尔愣了一下,他太久没有和维鲁特说过话了,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和维鲁特说,“好久不见⋯⋯”
“你是谁?”维鲁特问了句,赛科尔瞬间呆住,“我是赛科尔啊!怎么不认识我了?”“赛科尔?”维鲁特在脑内极速搜索这个名字,得到的结果是——「查无此人」
然后又是标准结局——死亡。

时间:下午3:39分 维鲁特死亡

Day 13

我去⋯⋯什么情况!维鲁特不认识我了?喂喂,有没有搞错哇!我和维鲁特一起长大,妈的你给我的这个什么奇怪的设定啊!这家伙不认识我了?那要是我一把拉走他,他还不以为我这是拐卖儿童啊!
(随你怎么想⋯⋯)
所以,赛科尔想都没想,一把拽起维鲁特就向远方跑去,“放开我!”维鲁特一边用另一只手去扣赛科尔紧抓着他的那只手,一边大声喊叫,“安静点,我不会害你的,我可不想再体验一次死亡。”赛科尔想想那种感觉就浑身发抖,哎,真的不想体验了啊!
怎么可能!当赛科尔回过神的时候,他们都倒下了⋯⋯
哦不,又是这个感觉。

时间:下午3:39分 死亡

Day 14

这是第几天了?浑浑噩噩的,死了一遍又一遍,他真的已经快要放弃了。(这是第十四天)又是系统,“喂!你这个系统不要老是神出鬼没的好吗!很吓人诶!!”赛科尔还是依旧卖力地吐槽。
他看见了维鲁特,同时他往后一转头,看见了远处的影子不太正常,他自己就是控影之人,自然清楚这个人的影子,太明显了⋯⋯
他一脚踩了上去,马上截断了他的神力,但一抬头,对上那双眼的时候,还是不由的一怔。那恍如海水般湛蓝的眼眸⋯⋯

时间:下午3:35分 遇见不明身份的刺客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感谢大家看到这里ヾ(≧∪≦*)ノ〃

想要扩列。周边朋友都没有混sot的,超寂寞。

「南国组无差」轮回游戏

刚lof吞我排版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


赛赛的年龄设定大概是12.13岁左右,但因为设定,时间线比较混乱,所以有的时候可能是16.17岁 

黑暗paro 黑化赛注意 


Game start

Day 1


 “你在这里好好待着,今天晚上我和爸爸都不在,你要乖乖的。” “你们去哪?带我一起去嘛!不要丢下我一个人!” “爸爸妈妈去参加外公外婆的葬礼,那种地方,小孩子就别去了,乖啊。”“外公外婆⋯⋯我也要去!”爸妈没有回应他,就这样关上了门。“妈妈⋯⋯爸爸⋯⋯不要丢下我。外公外婆?”他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,哦,是傍晚,太阳落山的时间,“外公外婆是我杀的呀!” 


时间:晚上6:45分 父母离开


Day 2

 “你在这里好好待着,今天晚上我和爸爸都不在,你要乖乖的。”爸妈还是这么说,“你们烦不烦,怎么一天到晚都说同一句话,怎么又是去葬礼?”赛科尔有点腻了,“爸爸妈妈去参加外公外婆的葬礼,那种地方,小孩子就别去了,乖啊。”“哈?喂!”随后,爸妈还是没有理会赛科尔,关上了门,留下他一个人在家,他望望窗外,哦,又是傍晚⋯⋯ 

时间:晚上6:45 分 父母离开


Day 3


 “你在这里好好待着,今天晚上我和爸爸都不在,你要乖乖的。”自己的父母依旧摸着自己的头,笑眯眯地说道,像个机器人一样,“是不是我不管说什么你们都一定会走?”,“爸爸妈妈去参加外公外婆的葬礼,那种地方,小孩子就别去了,乖啊。”“妈,你别再说了,你都连着去了几天了?”赛科尔渐渐觉得特别的疑惑,然后又是门关上的声音,还是傍晚⋯⋯算了我去找找维鲁特问问他的意见吧。 赛科尔敲了敲维鲁特家的房门,“维鲁特!你开个门,我有事找你啊!维鲁特!”赛科尔推了推门,发现门没关紧,便走了进去。诶?灯没开,“滴答⋯”水声?赛科尔一下子警惕起来⋯⋯ 是血!赛科尔的脚有些抖,他一步一步走到尸体旁,“维,维鲁特?!你怎么死了?!”赛科尔先是一下子愣住了,随后是惊悚,再是疑惑,最后是一片空白。 “谁能告诉我,这到底是什么地方!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!”赛科尔朝天大吼道。 (你能通关的话,‘我’就告诉你,嘻嘻) 什么?! 


时间:晚上6:45分 维鲁特死亡,父母离开 



Day 4 

“你在这里好好待着,今天晚上我和爸爸都不在,你要乖乖的。”什么!为什么!赛科尔没有理会他们,转身跑出家里,直接冲进维鲁特家。又是血!但他的腿又软了,灯没有开,死的那个人还是维鲁特⋯⋯“不,这不是真的,为什么,还是没有赶上!” 


时间:晚上6:40分 维鲁特死亡,父母还未离开

Day 5 


“你在这里好好待着,今天晚上我和爸爸都不在,你要乖乖的。”我在他们说这句话之前在干什么?…….我要去救维鲁特,又一次推开维鲁特的门,灯开着,赛科尔有些兴奋,但下一秒,血⋯⋯整个房间都是血,但躺在血泊中的不是维鲁特,是克洛诺家的管家,他看见了身旁的维鲁特,拉着他的手就跑,“赛科尔你干嘛!”维鲁特挣扎着,想要挣脱赛科尔的手,“我这是救你啊!”赛科尔不敢放开维鲁特的手,疯了一样地向门外跑,跑到门口,迎面撞来一辆车⋯⋯


 时间:晚上6:40分 维鲁特死亡 父母还未离开


Day 6


 “你在这里好好待着,今天晚上我和爸爸都不在,你要乖乖的。”又来?还嫌事情不够多么?葬礼有什么好去的?对了,维鲁特……我要去救维鲁特! 赛科尔冲进了维鲁特的家,杀手已经默默蓄力了,但赛科尔的突然出现,还是吓到了维鲁特一家,“你们快跟我走!不能再留在这里,会有危险的!”话音刚落,一个黑影从房顶跳下,瞬间杀死了一名女仆,这下他们信了,赛科尔紧紧地拽着维鲁特,生怕松开他就会永远失去他一般。 


时间:晚上6:25分 克洛诺一家逃离 父母还未离开


Day 7

 “你在这里好好待着,今天晚上我和爸爸都不在,你要乖乖的。”又是这句话,赛科尔去了厨房,拿了一把刀⋯⋯“爸爸妈妈去参加外公外婆的葬礼,那种地方,小孩子就别去了,乖啊。”怎么那么烦啊!索性杀掉好啦!赛科尔砍了上去,血溅三尺,这下总不会继续了吧⋯⋯赛科尔深吸一口气⋯⋯ 


时间:晚上6:25分 父母死亡 维鲁特一家没有出现









大概要写到Day 31 这个故事才会完结,而且以赛赛的智商,一个月真的够用么? 轮回游戏,你输了。 Game over……

「维赛」注定不会认真的跟你讲故事

脑洞袭来挡都挡不住
结婚这个梗有点老了,so就想了点别的
哪里不太对
没什么维鲁特的戏份
依旧不写长系列


赛科尔做了一个梦,他梦见维鲁特结婚了,但没有邀请自己,他很生气,但那天他还是穿着礼服去了,他推开大门,一步一步走进教堂,“对不起,维鲁特,是,我,的。”他很是高调地抢回了维鲁特,并和他在那个教堂结婚了⋯⋯

“诶!维鲁特你看看你,这西装⋯真漂亮。”⋯⋯“还有这个女朋友,啊,不对,妻子,长得也好看啊。”赛科尔一直在给自己灌酒,嘴里又一直说着祝福维鲁特的话,“你喝醉了⋯⋯你也应该找个女朋友来管管你了。”赛科尔还真没想到维鲁特会说出这样的话,让本少爷去找女朋友?做梦!就一帮臭老娘们儿有什么好的!还想管我⋯⋯但事实上,从维鲁特说完这句话后,赛科尔就没有说一句话,酒也不喝了,“怎么了?”“哈哈哈,没事,我觉得有点困,我先回去了哈!”赛科尔摆摆手,便一瘸一拐地走出了酒店,维鲁特看着赛科尔走出了酒店,他才说了一句,“慢走。”维鲁特,你真狠心啊⋯⋯不过梦终究是梦啊,抢不回来的⋯⋯

下文:(可能会大跌眼镜,做好心理准备吧。)

在路上,赛科尔遇到了一只会说话的动物⋯⋯他也说不清着到底是什么东西,只听它说:“你想要夺回维鲁特吗?”“想。”“那你就和我签订契约,成为马猴烧酒吧!(明明是少年啊!)”“哈?”“契约签订成功,主人,在你实现愿望前,我是不会离开的。”“我,什么时候签订契约了啊!这个什么魔法阵啦,为什么在我手上,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为什么我穿的这么羞耻啊!这个蝴蝶结什么东西啦!”

未完待续⋯⋯



只是个脑洞,想想今天同学给我发来的巴啦啦小魔仙,以及以前看的美男高校防御部,还有魔法少女小圆,就写了。对了赛科尔的羞耻衣服可以参照美男高校里的那套。

【维赛】没有你

今天去看望一个亲戚,因为病重后来就去世了,她是我外婆的妹妹,我一开始也没有多伤心,但是看见原来前几个星期还在跟我说话,和我开玩笑的人,一瞬间就变成了一张照片,我真的受不了,眼泪哗哗地流,哪怕平时可能没什么交集,但毕竟是亲戚,还是会伤心⋯⋯更何况他们还瞒着我姐⋯⋯


就这样有感而发,写的一篇小文,因为实在写不长了,如果有空,会加长的,把背景和设定补全的,希望大家喜欢。


接下来是正文:



赛科尔一直以为,他既然死了,不去想,不去看,就不会伤心了,对吧?但他后来也不得不去了葬礼现场,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躺在那里,即将变成骨灰的时候,他的心“咯噔”一下,绞得心梗痛,眼泪也无法控制地往下流,为什么啊!明明答应过他不会再伤心了啊!为什么啊!看着他就这么变成了照片,心里很是不甘啊!他多希望这是场梦,快点醒过来啊!他不想再留在这个噩梦里了,这个没有维鲁特的噩梦里⋯⋯
在维鲁特的葬礼上,几乎当时所有有权有势的政治家都来了,但没有哪一个人是在真的为他的离世而感到伤心的,没有,一个都没有。当时那些喜欢过他的女孩们也来了,但他已经不是当初的学院男神了,他就是张照片,一张不会说话的照片,谁会为一张照片哭泣啊?没有人吧,也只有赛科尔一个人了吧。
赛科尔是最后一个到葬礼现场的,也总是一个人躲在最后面,避开所有人的视线,不知情的人估计都以为他只是个看热闹的,旁观者。他不像其他人,有显赫的家世、地位,他的全部也在维鲁特死后的一瞬间消失殆尽…


“没有了,维鲁特,他就是个废物!”
他就是颗弃子,用完就丢,那帮人本来想杀了他结果谁都没有想到,那个子弹就这么被维鲁特挡下,没有人敢开第二枪,就这样,他死了⋯⋯
















“不要!维鲁特你不要离开我!”赛科尔闭着眼睛,浑身都是冷汗,表情也很是紧张
“傻瓜,我一直都在啊。”





意外的收获(不要因为题目不点开来啊!)

学校给的题目,然后我给写了赛维,不知道老师会不会打我→_→



战争渲染的半边天,夕阳像鲜血染红了本来清澈的天空,使原本干净的街道变的浑浊不堪,残尸断臂,一个灰蓝色头发的少年正一个人缓步走在这个荒无人烟的街道上,他手上提着一把刀,上面还残留着血迹。少年有着一双海水般湛蓝的眼眸,却在此刻显得那么的无神和无助⋯⋯前几天,“要死守那片疆土啊!”他的上司这么命令道,其实这很不负责,虽然守卫人民保卫疆土的确是军人本分,但,没有了那个人,这又有什么意义?所剩无几的队友,越来越差的战况,和内心的焦虑不安,“你到底在哪里,这里一片混乱,我,好担心你啊!”⋯⋯

大概打了四五年的战争,终于迎来了完结,因为地上的狼藉不堪,仿佛回想起原来站场上的一切还未结束。突然,好像踩到了什么,很软,诶?为什么我的鞋子被染红了?蓝发少年弯下腰看了一眼刚不小心踩到的不知名物体---是一截少女的断臂,手上还有着一条刚刚被踩坏的价值不菲的手链,他捡起手链,又想到了,战争还未开始时他转交给他的自家钥匙,“要是想我的话,就去我家看看,说不定我就在。”说着笑了笑,露出的虎牙,映衬出少年独有的放纵不羁,“嗯,我会的。”另一名白发少年说道。

过了几天,通过生命探测仪检测出这片废墟下有一个生命迹象,所有人都欣喜若狂,迅速开工,他们大多数人都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活人了,但蓝发少年似乎提不起精神,“就他(她)干嘛?”“但,长官,这毕竟是一条人命啊!”蓝发少年沉默了。

过了一个小时,他们把这个人挖了出来,脸上都是灰尘,眼睛紧闭,呼吸也很微弱,但那个少年的一头白发却很是亮眼,“长官,是克洛诺上校!”那个军官报告道,的确很令人惊喜,那个蓝发少年一下子整个人都明亮了起来,一把抱过白发少年,“你居然还活着。”“还没见到你,我不能死,意外吗?”“对,很意外,能挖出你,应该是这辈子最大的意外了。”蓝发少年笑了,但也哭了,他拭去了他的眼泪,“你的钥匙,现在物归原主了。”白发少年摇摇晃晃地抬起自己的右手递上钥匙。“嗯。”



20分钟速成品,文笔不好见谅~

“请朝我笑一下”

突然间的脑洞产物,也许是刀子吞多了,也想吃点甜的,不过这能算甜么?塔帕兹都被我写灭国了😂😂
总而言之,是篇小短文,没什么刀子吧。就这样。嗯(⊙_⊙)
希望大家喜欢~(///ω///)





战争频发,上帝仿佛不再眷顾这个四面环海的南方小岛,先是距离最近的楻,再是弗尔萨瑞斯,艾格尼萨也因为常年与弗尔萨瑞斯爆发着战争,没空来参加这个大战。

“笑一个嘛,我还,(咳咳)活着。”赛科尔在之前的结尾战争中受了重伤,说是结尾战争,不过就是塔帕兹打不过弗尔萨瑞斯和楻国而投降了,以后就不存在什么塔帕兹了。“你说什么呢!你都伤成这样,塔帕兹都亡国了,我还怎么笑得出来?”维鲁特神色严肃,还带着丝丝伤感,“(轻笑)笑一个嘛,毕竟这是最后了,啊。”明明已经很虚弱了,干嘛还要逞强微笑,真是令人不能理解,“蠢。”维鲁特一样轻轻的笑了一声,然后又日常损了赛科尔,然后一把抱起赛科尔,带他看一眼最后的塔帕兹。

(过了些许天~)

从前几乎所有高官的军人,政要都被后来占领塔帕兹的东西国人给杀害了。它们两个国家平分了塔帕兹,内部战争没那么快结束的。但赛科尔和维鲁特在那次战争后一直被东西国的军人追捕,但他们隐姓埋名,一直隐居在一处深林里。“啊喂!别总是哭丧着脸啊,我们不还活的好好的,不就是国家被占了?到时候养精蓄锐,再大反攻不就好了?”赛科尔依旧很是没脑子的说着这个主意,“呵。”维鲁特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,像赛科尔这样想法的人已经不多了吧,“不过你终于学会运用四字成语了,值得鼓励。”,“那是,本大爷可是很厉害的!”过了一会,赛科尔好像发现哪里不太对,“等等,你是不是又在损我!”

“哼哼(轻笑)”“你看你又笑了!哈哈哈哈哈哈!”